欢迎访问:小明看看wwwxXX.2015-小明看看大陆地区永久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紫雷风云

紫雷风云


  紫雷山。
  一片云雾结界凭空突现,在云雾中,杀气纵横,牢牢包围住两个非法入侵者。
  恢复记忆的清姬与宇文烟肩背相靠,神情同时变得凝重,她们没有想到紫雷山还有这等精妙的阵法、还有这么强大的高手。
  被困在阵中的清姬两女只觉得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,而以她们如今的力量,竟然也有窒息的感觉。
  清姬一声轻斥,首先一剑斩裂身前的虚空,太虚破天境界的真火虽然未能击破结界,但也令满天云雾短暂分开一下,几道身影在她的视野中一闪而过。
  “啊,是你们!”
  相同的惊诧声从双方嘴里同时涌出,下一刹那,结界光华一闪一灭,满天云雾恍如百川归流般,迅速钻入地面的一点之中。
  清姬两女看着三灵女,三灵女也在看着她们,双方的眼中都闪烁着复杂的光华。
  宇文烟率先打破沉默,笑道:“我们不是来做坏事的,是来救你们的掌门师姐,三位姑娘,一定要相信我们,你们的师姐已经……”
  “我们知道。”
  天灵女打断宇文烟的话,她的声调很沉重,还透着几许无奈,然后重重地深呼吸,天灵女身子一挺,凝声道:“我们一直在等你们到来,这个阵法就是灵梦传授的。张阳呢,他在哪里?”
  意外的惊喜让宇文烟玉脸闪光,清姬则暗自松了一口气,随即气息微妙变化,一如既往地欢声道:“主人正在赶来的路上,很快就会到达。咯咯……咱们可以提前动手,拿下井清恬,以免她被妖灵彻底控制。”
  三灵女看着青春无敌的“师母”眼中无不浮现出一抹微不可察的苦笑。
  地灵女暗自一声叹息,第一个点头回应道:“好,师姐闭关是我们下手的最好时机,其他人都被我们调走了,放心行动吧!”
  片刻之后,细微的机关开启声悠然出现,众女缓步进入雷峰塔中。
  现在的雷峰塔重建在以前的废墟上,并且巧妙地利用以前镇压妖灵的玄妙结界,虽然只是一个残破阵法,但只要沾上刘采依的边,天下间还没有人敢随意轻视。
  宇文烟最是立功心切,剑芒一震,第一个冲入塔中,然而宇文烟立足未稳,异变已经陡然发生——塔内突然急速旋转,她腰身以上刮起顺时针的狂风;而腰身以下,狂风卷动的方向却截然相反。
  仅仅只是一个刹那间,宇文烟那丰润的娇躯已经扭成麻花,如果不是太虚真火护体,她的腰肢定然会瞬间折断,即使如此她的腰骨也是“喀嚓”作响,危险无比。
  “小心,跟着我的脚步走,里面还有机关!”
  地灵女早有预料,及时飞身上前把宇文烟拉到她的身后,随即以特定的步伐在塔内行走起来。
  这时,狂风不见了,一个神奇的空间却向众人扑面而来。
  虽然这雷峰塔从外面看去并不大,但众女却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  宇文烟跟在三灵女身后,禁不住连声惊叹;清姬走在最后,她那不再清澈的美眸眺望前方,心房突然“怦怦”狂跳起来:就要见到……女儿了,她会认我,还是会恨我?我要不要与她相认?唉……这样强行打断她闭关,会不会对她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?
  千丝万缕在清姬的脑海中盘旋,这么久以来,她的心房第一次忘记张阳的存在。
  风雨楼,依然是漫天杀气。
  天狼尊者并没有立刻出现,上官云也没有大肆杀戮的意思,双方突然陷入僵持中。
  曹孟用力捏了自己一下,肢体的疼痛让他一脸惊喜,随即躬身迎上去,说道:“晚辈曹孟拜见上官前辈,感谢前辈援手之恩。”
  “老夫不是来帮助你的。”
  凤凰秀士负手而立,开门见山地说道:“老夫向你要一个人——风雨玉女,勾魂。”
  “这……”
  曹孟的脸色迅速变得阴沉,惊喜的热血急速降温。
  这时,七星宫大长老寒霜迈步走上前,代替上官云详细地道:“曹楼主不要误会,师尊的意思是在帮助贵宗化解危难。”
  不待曹孟诧异地追问,寒霜平静地揭晓谜团,凝声道:“天狼攻打风雨楼,除了意图侵占贵宗之外,更主要的目的是要擒拿勾魂姑娘,她已经成为妖灵宿主。”
  曹孟闻言,身躯猛然震颤一下,终于完全明白前因后果,他看了看背对而立的凤凰秀士,眼珠一转,随即咬牙道:“好,只要前辈帮曹孟击退天狼山,曹孟就把勾魂交给前辈处置。”
  “曹楼主误会了,我们不是要处置勾魂姑娘,而是要保护她,以免她落入恶煞冥女之手。”
  寒霜再次代替上官云回应,她微微一笑,可笑意中依然寒气弥漫,随即凝声道:“我们不是在落井下石,而是接下烫手山芋;曹楼主,寒霜说得可对?”
  粗重的呼吸从曹孟的鼻孔中喷出,毕竟如今的情势,寒霜并没有说错,勾魂的确是一个烫手山芋,无论她身处何地,天狼尊者必然都会不顾一切的猛攻。
  把勾魂交给七星宫“保护”总比被天狼山强抢而去要好,至少没人会说自己是金石散人那种懦夫。曹孟意念一转,终于按照上官云的意思行动起来。
  半个时辰后,一声琴音悠然飘动,以飘逸之势笼罩着山野大地;而琴音未散,七星宫人马已经杀出风雨大殿,风雨楼与怜花宫的残余人马则紧随其后。
  一场大反攻开始了!
  虽然上官云只是在山巅处盘膝弹琴;但山脚下,三才尊者的眼底已经有退缩的光华,而血月老祖虽然没有害怕,但却露出幸灾乐祸的笑意。
  恶狼真人神色一急,凝声问道:“师兄,师尊还未出关,怎么办?”
  火狼真人虽然焦急,但超凡的心智让他话语快而不乱,凝声道:“不用急,七星宫人马并不多,我方实力依然更强;师弟,速速召集本门高手,布下天狼大阵。”
  火狼真人的计划很简单,也很有效,他要靠着阵法的力量与人数的优势,抵挡能与两大宗师齐名的凤凰秀士。
  天狼大阵迅速成形,寒霜等人被困在阵中,如果不是还有上官云这个不确定的因素,风雨楼此举就是自投罗网。
  山巅之上,凤凰秀士依然盘膝而坐,他不屑地看了看山脚翻腾的烟云,随即指尖一抖,一缕高亢的琴音瞬间冲天而起,紧接着好似连串惊雷般,对着天狼大阵猛烈轰击而下。
  瞬间,无数名天狼山弟子只觉双耳一阵嗡鸣,手中的法器更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。
  虽然天狼法阵的混乱只是一闪而过,但七星宫的人马却找到阵法的破绽,寒霜一声冷斥,剑芒扫过之处,数个天狼山弟子顿时吐血抛飞。
  这时,琴音消散在天地之间,而战局就在这声起声落之际急转直下,天狼大阵不仅无法挡住对手,反而成为天狼山弟子的坟墓。
  “师兄,赶紧下令让门人集结在一起,不然会被各个击破。”
  恶狼真人在焦急之下,飞身就要杀上战场,但残余的阵法却变成阻碍,他几次冲击,都未能及时拦截住七星宫的剑芒。
  “来不及了,凤凰秀士果然名不虚传。唉……”
  火狼真人神色低沉,发出仇恨与惊叹交织的叹息,随即一挥令旗,下达撤退的命令。
  “杀——”
  两军交锋,气势总是此消彼长。天狼山人马一退,风雨楼一方立刻杀气腾腾,曹孟当先一声大吼,斩下一个天狼山高手的头颅。
  这一场战局再也没有悬念,追杀十里之后,寒霜第一个停下脚步,她手腕一收,剑上的杀气与血迹同时消失不见。
  “曹楼主,师尊答应你的条件已经做到,寒霜告辞。”
  话音未落,寒霜已经飞向七星宫的方向,一干弟子自然是紧随在她身后。
  曹孟下意识扬起手掌,可呼喊声冲到嘴边,他随即又强行咽回去,只能发出一缕沉重的叹息。
  “曹兄,牺牲一个勾魂,换来宗派安全,你不用为一个弟子内疚。”
  “我不是在内疚,是在失落,我们已经被江湖淘汰了,唉……”
  曹孟神色黯淡,瘦小的身躯再次萎缩,瞬间他曾经拥有的野心寸寸碎裂,就连人生的欲望也没有滋味。
  经此一役,风雨楼从内到外元气大伤,曹孟与怜花公子更是大受打击,心灰意冷,共同下令两宗弟子十年之内不得修真江湖。
  修真界就此少了一道暗流,天狼山在无意间也算做了一件好事。
  在上官云弹奏古琴的同一时刻,俗世阴州也在飘动弦乐之音。
  宁芷韵的琴技虽然比不上凤凰秀士,但也绝对是人间翘楚,可是她奏出的琴声却频频走调、杂乱无序,就好似她此刻的心境一样。
  “芷韵,四郎如今已是天下少有的高手,又有三姨娘在,还有一大群高手在他身边,你不用这么担心。”
  野性爽朗的铁若男不喜愁云惨雾,长腿微微一绷,调侃道:“你呀,真是的!这才几日不见就思念成痴,再这样下去,恐怕就要变成望夫石了,咯咯……”
  带有忧虑的琴音被铁若男的笑声打断,不过宁芷韵的玉脸却没有浮现欢颜,她柳眉紧蹙,凝声道:“若男,我这几日都觉得心惊肉跳,总觉得会有大事发生,你没有感觉到吗?”
  “嗯,说得也是。”
  铁若男也皱起眉头,思索道:“按照行程,四郎早就该到吸尘谷,按理说,早就该有人来传信报平安了,可是……”
  “二少奶奶、三少奶奶,三夫人她……”
  百灵突然气喘吁吁地冲进后院,急促的话语打断两位少奶奶的对话。
  “三姨娘怎么啦?百灵,慢慢说,不要急。”
  “三夫人回来啦,刚入府门,她叫所有人都到大厅,她有重大事情要宣布。”
  “啊!三姨娘怎么突然回来啦?”
  宁芷韵与铁若男下意识相对一望,同时从对方的眼中看到迷惑,她们的芳心随即不约而同地闪过一道不妙的预感。
  紫雷山,雷峰塔内。
  清姬五女在结界空间内穿梭一阵子,就站在一座高耸的山峰下,她们抬头一看,山峰就好似一座宝塔般,一条山道环绕而上,“塔尖”似乎已经插入云霄。
  地灵女美眸闪烁着异彩,手指山峰,以惊叹的语调道:“这里应该就是结界的核中心部位,如果不出意外,大师姐应该就在山巅修炼。”
  话语微微一顿,地灵女随即凝声提醒道:“采依夫人设下的结界很厉害,咱们还是一步一步地走上去,要小心触动到机关。”
  宇文烟遇了一次险,再也不敢鲁莽,主动跟在天灵女的身后,清姬则与玄灵女并肩而行,五人沿着山道盘旋而上,距离山巅越来越近。
  画面一闪,山顶映入清姬五女的视野中。这山顶比她们想象中要宽广许多,就好似一座光滑如镜的小广场,在中央有一方石台,石台之上,烟波之中,有一个绝色少女盘膝而坐,美眸紧闭,呼吸皆无。
  众女神色一喜,随即三灵女看向宇文烟与清姬,毕竟无论她们的目的如何,要让她们对井清恬动手,那心理的难关特别难以跨过。
  清姬美眸低垂,极力躲闪着三灵女的眼神;宇文烟则身子轻盈快速地飞身上前,一指点向井清恬的经脉要穴。
  “扑通”一声,闭关打坐的井清括应声而倒,盘坐的身子翻下石台。
  众女顿时心弦一颤,纷纷围上去。
  虽然清姬站在最后面,但却最先冲到石台后,伸手将井清恬抱入怀中。
  “啊,清恬!”
  下一刹那,清姬那晶莹如玉的脸颊突然变得煞白,惊声呼叫起来。
  天灵女伸手一探,紧接着也是面如土色,不由自主地失声惊叫道:“师姐怎么没有气息了?”
  瞬间,其他三女同样花容大变,地灵女扑上去仔细触摸井清恬的脉搏;玄灵女则怒气冲冲地看向宇文烟,质问道:“你做了什么?”
  “我只是封住她的经脉,没有想要伤害她。我只是想抓住她,不是要……”
  宇文烟下意识双手连摇,话语却越说越是混乱。
  玄灵女见井清恬依然没有气息,怒火陡然爆发而出,道:“宇文烟,不是你下的毒手,那大师姐怎么会这样?哼!”
  “不是宇文姑娘。”
  地灵女突兀地接过话头,她眉心一皱,突然重重一掌打在井清恬的胸口上。
  其他四女见状无不大惊失色,不待她们的惊叫声冲出檀口,井清恬的身子已经“砰”的一声,炸成万千道光点,转瞬间随风而逝。
  “啊,是……幻体傀儡术!”
  清姬的声音充满惊喜,哀伤的泪花顿时在玉脸上欢快地跳跃起来。
  虽然宇文烟也有如释重负的喜悦感,但她的心房却一跳,玉脸则更加发白。
  幻体之术可是传说中元虚修真的术法,难道井清恬已经进入……元虚境界,不好!宇文烟的脑海中刚产生不妙的预感,地面就突然猛烈地震颤起来。
  “轰——”
  转眼间,一声巨响,那块巨石竟爆炸了。
  碎石飞射,烟尘弥漫,还有一团杀气从烟尘中激射而出。
  几秒过后,碎石落地,烟尘却越来越浓,又过了几秒,一道人影缓缓从烟尘中飘出来。
  井清恬——活生生的紫灵玉女出现了!
  不!不是,她不是井清恬,而是万欲宫四大花王——哀情幽兰!
  但也不对,并不完全对,她的眼底还有井清恬的目光,还有人类的喜怒哀乐、爱恨情仇!
  “师……姐,是你吗?”
  玄灵女无比紧张地说道,仿佛每一个字都在舌尖上颤抖。
  “是我,被你们背叛的可怜女人!”
  只见井清恬的秀发随着怨气往上飞,不过众女却感觉不到她的怒火,只有一抹酸楚在她们的心房处蔓延。
  “她不是你们的大师姐,她已经被妖灵附体了,不要上当!”
  因为没有紧密的关系,所以宇文烟最清醒,玉手一扬,本命飞剑凭空突现。
  “师妹,你们为什么要背叛我?我对不起你们吗?唉……”
  井清恬无视宇文烟的怒斥,哀伤的语调直透三灵女的心房,她随即看向清姬。
  清姬母女俩的目光在虚空中相遇,不约而同地身子一颤。
  清姬错开目光,不敢与井清恬对视;井清恬则充满愁苦地叹息道:“你也来了,也来对付我啦,咯咯……”
  井清恬的笑声是那么的凄凉、那么的悲伤,以前那个杀气腾腾的井清恬不见了。
  三灵女玉脸一垂,心房弥漫着愧疚,就连宇文烟也突然觉得自己罪孽深重,手中的利刃渐渐失去光芒。
  “清恬,我是来救你的,你……”
  清姬声音虚弱地说道。
  “救我?我现在好好的,为什么要你救我?难道你希望我变成傀儡,或是变成别人的工具?”
  井清恬第一次用平静的语调与清姬对话,但那哀伤的气息却比咒骂更加厉害。
  话语微顿,井清恬扫视着众女,以叹息的语调道:“我体内的确有妖灵存在,但她根本没有伤害我的意思,至少比你们几个对我更好。”
  “这……”
  众女看着此刻的井清恬,无不朱唇微张,但却无人能说出一句反驳的话语。
  在三灵女的心中,甚至突然冒出这样的念头:既然大师姐神智清醒,又力量大增,我们为什么还要阻止她呢?
  “你不是井清恬!”
  宇文烟银牙一咬,极力抹杀心底那怪异的哀愁气息,随即再次亮出飞剑,说道:“妖灵,休想装神弄鬼!姐妹们,赶紧拿下她,拯救真正的井清恬!”
  说着,宇文烟的飞剑飞射而出。
  井清恬微微一扬衣袂,飞剑就此停在半空中,然后她身子微微一晃,突然就站在宇文烟的面前。
  “宇文姑娘,你中毒已深,也不是我紫雷山之人,你走吧,我不想为难你。”
  井清恬竟然放过宇文烟,随即又飘到清姬面前,低沉地叹息道:“母亲,女儿不怪你,你也是失去记忆,身不由己;以前女儿若有不是之处,母亲千万不要生女儿的气。”
  “呜……”
  瞬间,清姬的心房完全被酸楚占据,井清恬竟然原谅她了,这让她在激动之下,再也说不出话。
  怎么会这样?难道与妖灵合二为一后,人性还会变得更好吗?
  不只三灵女感到震撼,就连宇文烟的意志也动摇起来,下一刹那,曾经也是妖灵宿主的宇文烟猛然美眸一缩,终于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。
  宇文烟想要有所行动,不料却突然发现自己无法动弹,也不能说话。
  井清恬周身的哀伤气息越来越浓重,她身子一转,飘到悬崖边,望着下面翻滚的云雾,洒落两滴泪花,说道:“娘亲,父亲也会原谅你的,他就在下面,你去吧,下去与父亲重逢。”
  井清恬要清姬跳崖?这可不是井清恬的心愿!
  三灵女的心房瞬间剧烈震颤,她们也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,但她们却与宇文烟一样,身子也无法动弹了。
 清姬与井清恬对视一会儿,泪珠无声地滑出眼眶,恍惚间,她已经站在悬崖边。
  “娘亲,闭上眼睛跳下去吧,只要轻轻一跳,女儿与父亲就会彻底原谅你。”
  井清恬的衣袖微微飘荡,声音却更加低沉而哀伤,仿似魔鬼的诱惑般,继续道:“跳吧,跳下去,咱们就可以一家团圆了!”
  随着井清恬的话,清姬那高挑的身子缓缓向前倾斜,在听到“一家团圆”四个字时,她迷惘的眼眸先是浮现出追忆的光华,紧接着突然瞳孔急速收缩,张阳的身影在她的心房横空而现,散发出万丈光芒。
  “不!我不能死!”
  就在即将坠落悬崖的刹那,清姬心房的惊叫声冲出檀口,她足尖原地急速旋转,借着身躯旋转的力量,强行从鬼门关飞跃而回。
  “唉,母亲,你太让我失望了,看来我只能亲手送你下去见父亲。”
  与妖灵融合为一体的井清恬神色无比哀愁,但指尖散发的寒气却森冷无比,她突然一个闪身,竟凭空出现在井清恬的身前。
  清姬本能地向后一退,手中的飞剑光芒飞射,可剑芒射出一半时,突然颤抖一下,可就是这一下,井清恬的手轻易锁住她的咽喉。
  致命的力量透体而入,清姬的眼眸急速黯淡,就好似熄灭的灯盏般,不过她眼底却没有一丝怨恨,只有凄楚的微笑:也许,这样死去也不是一件坏事。
  清姬放弃了挣扎,可井清恬的杀气则突然紊乱起来。
  “不要!不要杀她!”
  另一种声音从井清恬的嘴里迸射而出,那声音中弥漫着挣扎的气息。
  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下不了手?你不是一直很恨她吗?”
  同样一张红润的檀口中,飘出了迷惑而幽沉的声调。
  “我是恨她,恨不得她立刻死去,但我不想她死在我手里。”
  “唉,你的心灵竟然这般矛盾、痛苦,既然如此,就让我代替你杀了她,满足你的心愿。”
  杀气再次充斥井清恬的双眼。
  “不行!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,不能杀她。”
  “井姑娘,我不是你,你也不是我,咱们只是共同占用一具身子而已,你不需要内疚。”
  话音未落,哀情幽兰已经一掌拍向清姬的头顶。
  “住手,我不要——”
  下一刹那,井清恬猛然尖叫出声,手掌硬生生地停在清姬的头顶上,在一秒的呆滞过后,她突然抱着头颅惨叫出声。
  那叫声无比凄厉,刺得众女的耳膜发疼,她们下意识抬手捂耳,而意念一动,立刻发现自己的身子已经恢复自由。
  三灵女还在犹豫,宇文烟已经急声呼喊:“小音,快动手,妖灵正在吞噬井清恬的元神!”
  话音未落,宇文烟已经人剑合一,好似一道流星般杀向了井清恬。
  听到宇文烟的喊声,三灵女与清姬也不约而同地扑上去。
  转眼间,清姬五女的灵力化作五条锁链,罩向井清恬的身躯。
  此时,宇文烟显得特别狠辣,剑芒对准井清恬的丹田要穴,杀气毫无犹豫。—声惨叫的余韵还在山顶盘旋,爆炸的巨响猛然惊天动地,而在结界空间之外,雷峰塔也猛然震动一下。
  在爆炸声中,清姬五女的灵力锁链瞬间化为虚无,她们无不凌空抛飞,惊骇布满她们失色的玉脸。
  井清恬再次凌空飘浮,脚踏烟波,她没有立刻击杀众女,而是美眸微闭,喃喃自语道:“唉,你这又是何苦呢?你先休息一会儿,我会为你——解决一切烦恼。”
  幽沉而哀愁的叹息在爆炸声中悠然飘动,哀情幽兰随即玉手一扬,四朵幻影兰花随手而现,随即飘飘悠悠地飞向三灵女与宇文烟。
  元虚真火的力量铺天盖地,瞬间又把宇文烟四女变成泥塑木雕。
  哀情幽兰的动作虽然看似轻柔,但要瞬间定住四个太虚高手,也花费她不小的力量,再呼出一口大气后,她这才缓慢转身,与神色沉重的清姬四目相对。
  “当——”
  虚空中寒光一闪,两把飞剑碰撞出灿烂的火花。
  清姬双脚贴地,向后滑行十几米,半只脚已经退到悬崖外。
  哀情幽兰虽然占尽上风,但未能一剑击杀清姬,还是让她流露惊讶之色,随即又以她特有的声调,说出森冷的话语:“清姬,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强,不过为了你女儿,你今天一定得离开人世。”
  森冷的杀气瞬间笼罩着山顶,哀情幽兰一边缓缓扬起利剑,一边皱眉道:“如果你是一个合格的母亲,就为了你的女儿,自己跳下去吧,何必要让她有罪孽感呢?”
  “妖灵,为了女儿,我今日一定要——灭了你!”
  见井清恬的眼神彻底被妖灵占据,清姬反而轻松许多,坚定的意念随即涌入剑身,剑芒一闪,她主动杀向哀情幽兰。
  两把飞剑再次猛烈碰撞在一起,两人如闪电般交错而过,最后清姬单腿跪地,吐出一口鲜血,随即腾身一跃,杀气依然坚定不移。
  “唉,太弱了。井姑娘,你再多睡一会儿吧!”
  哀情幽兰摇了摇头,但不是在讥讽对手,而是在说她现在这具身躯。
  在无奈地叹息之后,一道精光从妖灵的眼中透射而出,瞬间井清恬本身的气息再次减弱,妖灵之气急速大增。
  “妖灵,立刻从我女儿的体内滚出来!”
  清姬怎么会眼睁睁看着井清恬被吞噬?在情急之下,她一口鲜血喷在飞剑上,源生之火与飞剑融为一体,紧接着她以同归于尽的招式扑向妖灵。
  “不知死活!哼!”
  哀情幽兰一声怒斥,妖灵本性的戾气终于爆发而出,她的剑芒凌空一顿,突然幻化为一朵丈余直径的夺命兰花。
  “轰隆”一声炸响,清姬的飞剑寸寸碎裂,身躯飞上半空中,然后口吐鲜血,坠落至悬崖。
  宇文烟四女的玉脸变得煞白,毕竟修真者也是人,没有飞剑帮助,如此高度坠落至地面,即使是太虚高手也会变成一滩肉酱。
  在这结界之内,时间因为众女的紧张变得无比缓慢。
  清姬的身体与她吐出的鲜血缓慢下落,死神的阴影正向她扑面而来。
  突然,清姬的指尖颤抖一下,灵力则有如闪烁的火星般,在她指尖上缓缓凝聚,源自邪器的恢复力开始与死神争分夺秒。
  就在清姬再次张开眼帘时,妖性爆发的哀情幽兰突然在原地消失,下一刹那,她突然出现在半空中,剑刃距离清姬的心窝只有咫尺之遥。
  狂风刮起满天风沙,时光变得更加缓慢。
  宇文烟目眢欲裂,银牙紧咬出血,但她就连惊叫声也难以发出。
  “贱人,住手!”
  在这危急瞬间,男人的身影横空出世,一柄上古飞剑破空而来,怒吼声响起的同时,超越太虚境界的真火则有如巨龙般,飞向哀情幽兰。
  高手之间的感应直钻哀情幽兰的脑海,令她不得不凌空侧身翻转,一剑扫向袭来的元虚真火。
  “砰!”
  剑芒与真火同归于尽,爆炸的气浪朝四方飞射。
  虽然清姬逃过一劫,身子却加速下坠,就连先前积聚的些微“火花”也被两大高手撞击的余劲轻易熄灭。
  “贱人,你敢伤害小音,我要你——死无葬身之地!”
  张阳没有飞向清姬,而是挟带激怒之火,恶狠狠地扑向在他眼中冷酷无情的井清恬。
  几乎是两道元虚灵力对撞的同一刹那,三灵女与宇文烟娇躯一颤,再次恢复自由。
  三灵女看着张阳那挺拔的背影,美眸无不浮现出惊喜的光华;而宇文烟则终于发出那一声惊叫,随即飞身跃向悬崖。
  宇文烟的身子才刚踏上飞剑,一团飘逸的烟波突然从崖下飞上来。
  在烟波之上,只见一元玉女翩然而立,重伤的清姬则趴伏在她的怀中。
  烟波沾地,灵梦把清姬送到宇文烟的手上,亲切而又带着一丝羞涩道:“烟妹妹,你带小音到山下疗伤,不用担心,四郎一定能捕猎哀情幽兰。”
  虽然身处在杀气纵横的结界空间,宇文烟还是听出灵梦话语间的微妙变化,她禁不住唇角一弯,一边接过清姬,一边嘻笑道:“梦姐姐,你是与老公一起来的吗?咯咯……”
  一元玉女的脸颊瞬间羞红一片,想不到她竟然也有被宇文烟调侃的时候,念及此处,灵梦对某男的怨气又加深一层,暗自思忖今夜该如何教训张阳那臭男人。
  宇文烟满心愉悦,对张阳则是感激不已,因她与灵梦打交道这么久以来,还是第一次占了上风。
  随后,宇文烟抱着清姬,快步向山下奔去上二灵女则互相对视一眼,就在灵梦友善的眼神示意下,随即跟在宇文烟的身后。
  眨眼之间,山顶上只剩下三个绝世高手。
  “轰!”
  张阳心疼清姬受伤,一开始就是全力攻击,元虚真火接连碰撞爆炸,两道身影猛然坠落而下,紧接着又腾空而起。
  在这一起一落之际,灵梦也飞身扑上去。
  狂风挟带着漫天风沙急速旋转,杀气与惊雷并肩飞舞。
  灵梦在三人之中,灵力稍逊半筹,但她却最是飘逸自在,因张阳一人就封住哀情幽兰所有的杀招,所以灵梦每一次挥动法器,总是能逼得哀情幽兰险象环生。
  在张阳捕猎的妖灵中,哀情幽兰无疑是最强大的,不过他这次却比任何一次都更加自信满满。
  当灵梦的无息玉打在哀情幽兰背上的一刻,胜负再也没有悬念。
  只见哀情幽兰呈直线下坠,在山顶砸出一个人形的大坑。
  在惨叫声中,哀情幽兰的元灵化作一缕光芒意图逃逸,不料雷峰塔的结界却挡住她,不待她二次冲击结界,幻烟已经化作一片烟雾,将她彻底困在山顶的平地上。
  烟雾急速收缩,而张阳与灵梦的杀气直逼而来,最后哀情幽兰好似微小的龙卷风,原地急速一转,紧接着灵体又钻入井清恬的眉心中。
  “贱人,去死吧!”
  胜负已定,张阳却不愿意收回杀招,拳头好似铁锤般,砸向井清恬的脑袋。
  张阳对清姬的感情远超寻常,就连捕灵这等大事也被怒火化为灰烬,好在灵梦还没有失控,及时飞过去,玉手放在张阳的拳头上。
  “四郎,你杀了井清恬,小音会更加伤心。”
  灵梦的话语比灵力更有威力,张阳的拳头随即改变方向,“砰”的一声,拳头打入地面,山顶又多了一个大坑。
  烟尘转瞬随风而去,狂风暴雨这才刚刚开始。
  “梦梦,开始吧,嘿嘿……”
  戏谑的气息取代张阳的怒火,他大手一挥,幻烟将山顶隔成另一个世界。
  灵梦的美眸光华荡漾,羞涩地瞪了张阳一眼,随即又玉脸通红地叹息一声,这才走上前,温柔地为张阳宽衣解带。
  仙子化身凡尘人妻,她一边为情郎脱衣,一边凝声提醒道:“天狼山已经开始攻打风雨楼,以天狼山如今的实力,风雨楼断然抵挡不了多久,一旦勾魂落入恶煞冥女的手中,他们下一个目标肯定就是这里,你一定要尽快捕猎哀情幽兰,小心夜长梦多。”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
  张阳点了点头,长臂环住灵梦的纤腰,邪魅地低语道:“有你帮我,肯定会一击即中。嘿嘿,梦梦,全靠你了。”
  “美死你这个大色狼,哼,本姑娘才不伺候你呢!”
  随着灵梦娇嗔的声音,她脚下的烟波悠然变异,飘逸与妖娆浑然合一,圣洁与淫靡妙若天成。
  灵梦这轻轻一哼,张阳胯下之物立刻高高耸立,而且张阳的衣袍还未脱完,灵梦的衣带已经离体飘飞。
  “四郎,不要,正事要紧,小心妖灵逃走。”
  “梦梦、好老婆,这就是正事,来嘛!”
  不待灵梦反对,张阳迅速撩起灵梦的衣裙,然后抬起她的美腿,紧接着腰身一耸,只听“滋”的一声,火热的阳根已经插入桃源处。
  “啊……”
  虽然在来此的路上,张阳两人已经翻云覆雨不知多少次,但在阳根插入花心的刹那,两人仍然禁不住同声低吟,如触电般的酵麻在他们的心窝内不停回荡。
  “讨厌、无赖,啊!呜……”
  这时,张阳突然加快抽插的速度,令灵梦的娇嗔戛然而止,不由得用力咬住张阳的手臂,这才堵住羞人的尖叫声。
  张阳看着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牙印,一团豪情顿时冲天而起,他把灵梦的左脚扛在肩上,随即就是一轮疯狂的抽插。
  “啪啪啪……”
  “啊,四郎,不要……啊,轻一点,哦!你这无赖,轻一点,要被你弄……破啦,噢……”
  幻梦烟波围着紧密连接的两人飞速打转,玄功大成的仙子彻底化为欲望之身,她檀口涌出的每一个音符无不强烈刺激着邪器的欲火,可即使是这样高难度的交欢姿势,她依然自如地迎合着张阳的耸动。
  烟波时快时慢地旋转着,灵梦时高时低地呻吟着,时光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只知道灵梦已经高潮好几次,而她立足的右脚早已水渍弥漫。
  从张阳的肉棒插入灵梦花径的第一秒,幻梦烟波中就有一缕轻烟好似触手般缠住昏迷中的井清恬,而且随着灵梦快感的提升,一缕缕嫣红如有生命般,蔓延在井清恬的身上。
  灵梦的快感越强烈,井清恬身上的嫣红就越浓烈,终于灵梦的脑海变成一片空白,蜜汁飞洒地面,而嫣红则好似水流般,严密地包裹井清恬全身每一寸肌肤。
  “呀!”
  灵梦全身瘫软地倒在满是春水的地上,而昏迷的井清恬则发出一声低叫。
  井清恬颤抖的身躯还未回复平静,张阳则仿佛化作一股狂风,来到她的面前。
  同一瞬间,幻烟意念一动,一张云雾之床凭空突现,把张阳与井清恬的身子同时托起来。
  “唾”的一声,井清恬的衣裙被张阳撕成碎片,青春绝色的处子娇躯立刻映入他的眼帘。
  曾经,张阳只能用仰慕的目光凝视着井清恬衣裙下那隐约的酥胸,甚至不敢太过靠近,生恐不雅的气息会亵渎到她。
  如今,张阳大口一张,欲望的呼吸肆无忌惮地喷在井清恬那浑圆挺拔的玉乳上,而不待热气散尽,他又伸出大手,抓住那曾经视为神圣的美乳。
  井清恬的乳房刚好盈盈一握,虽然小巧,但却好似一对玉碗,倒扣在她滑如凝脂的胸脯上。
  张阳五指一动,井清恬的乳房立刻颤动不休。
  “啊……”
  也许是欲望早已侵入井清恬的心海,也许是乳房被张阳捏疼了,仍处于昏迷的井清恬身子一颤,发出了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欢愉的低吟声。
  “贱人,你敢打伤我的小音!”
  张阳的怒火找到发泄的方式,他五指一收,夹住井清恬的粉红色乳头,那小小的樱桃在他手指的玩弄下,迅速凸立而起,散发出无比诱人的晶莹光泽。
  “啊……”
  虽然井清恬仍处于昏迷的状态中,可她的呻吟逐渐变得粗重,身子更随着张阳大手的抚弄,留下无数淫靡的痕迹。
  “哥哥,她的欲火已经涌入元神空间,你可以开始捕猎妖灵了!”
  幻烟的脸颊从烟雾中冒出来,在提醒张阳行动之余,忍不住恶狠狠地瞪了井清恬一眼,嫉妒的意味无比明显。
  张阳点了点头,却没有立刻行动,而是先松开乳尖,随即探入井清恬的两腿之间。
  当迷乱的井清恬自动分开双腿时,张阳的呼吸瞬间变得紊乱,双目火焰升腾,心想:又是一个白虎处子,呃,果然不愧是清姬的女儿,也是这么诱人的名器,嘿嘿……
  只见白嫩而柔滑的阴户上,不见一丝芳草,只有一道嫩红的缝隙若隐若现,若不是几滴蜜汁满溢而出,散发着欲望的幽香,张阳还真是分辨不出,井清恬的桃源禁地与幼女的私处有何分别?
  这么纤细的阴唇,我如果狠狠地插进去,会不会把她插坏呢?嘎嘎……一股邪火陡然窜入张阳的脑海,他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肉棒,棒身竟然又粗大一圈。
  “贱人,你敢欺骗我的感情,我要你付出代价!”
  如果要说初恋,井清恬无疑就是张阳的初恋情人;如果要说伤害,井清恬无疑也是第一个伤害张阳的女人!
  张阳并不怀念自己的“纯真”岁月,但对井清恬的怨恨从来就没有消失过。
  念及此处,怒火又涌入张阳的脑海,由爱生恨的他猛然肉棒向前一插。
  “噗嗤”一声,张阳的龟冠强行插入极其紧窄的玉门缝隙,井清恬的身子陡然一颤,阴唇仿佛被撕裂般,瞬间胀大成O 形。
  不够,这样还不够!张阳能感受到花径夹紧阳根的快感,却没有感受到井清恬的痛苦,他意念一动,转头看向灵梦,说道:“梦梦,把她弄醒吧!”
  “无赖,整天就知道欺负女人。”
  “好老婆,我这可不是欺负她,是为了捕猎妖灵,嘿嘿……”
  灵梦白了张阳一眼,就强撑酸软如泥的身子,再次发动幻梦心诀,带着绯色的烟波直接钻入井清恬的眉心内。
  “啊!”
  一声尖锐的惊叫后,井清恬猛然张开双眸,妖灵的气息已经隐入她心灵深处,她的目光又回复本色,狂躁、悲愤,而又带着一抹隐约的心伤。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地狱色鬼 下一篇:玉女与老乞丐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